國家年金改革國是會議前幾天分區座談引爆激烈的抗爭,民進黨譴責為暴力,年金改革委員會並希望理性溝通。但是年金會歷經幾個月的會議,甚至幾十萬群眾上街頭,端出來的仍是將公教人員退休金大砍的方案,溝通有效嗎?

年金委員會端出來的方案存在幾個重大的盲點: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

濾水器 水世界

第一,政府與軍公教人員也是一種雇主與受雇者間的關係。當初投入軍公教職場,有相當多人是看在待遇制度退休法規與制度入職的。這些退休制度與法規是政府與軍公教人員間的契約,可以未經協商同意就擅自更改嗎?

其次,年金委員會提出的方案,把年金制度與退休金制度混為一談,並冠冕堂皇地聲稱「讓軍、公、教、勞趨於一致,兼顧世代與職業別。」但是忽略了年金制度是一個社會安全制度,保障國民退休後的基本生活,各種職業可以有一致的內涵與標準,但退休金是薪資待遇的一部分,各個企業體為吸引不同標準的人才,訂定不同的退休離職給與為誘因。如果一致性是合理可行的話,為什麼年金委員會又說要為軍人另設制度呢?

就以美國為例,社會安全金是全國各職業所有職工適用的,退休後領取相同標準的退休給與。但退休金則各企業體、各機構及政府機關各有不同的提撥及給與制度,每個人自有其退休金專戶,依其在不同的職涯、職位提存退休金,退休時領取不同的退休金。

第三,軍公教退休過濾器金改革問題涉及了契約義務信賴保護原則,以及退休軍公教的實質生計問題,一定要一次解決嗎?不能採漸進式的改革嗎?畢竟退休金問題也不是軍公教造成的,不應承受太大以及違反當初契約的劇變。

美國聯邦政府在大約20年前,因公務員退休給付造成政府沉重的負擔,而做了重大的改革。將退休金提撥由6%降為3%,而退休金減半。但是這只是規範新入職的公務員,原已退休的公務員不受影響,當時在職的公務員則可自由選擇依新制或舊制退休。依法由雇主與受雇者共同提存的社會安全金的退休給付,維持不變。這就是對法律不溯及既往及信賴保護原則的實踐進行了改革,解決了財政負擔的問題,也沒有引發風波。

我們未必要完全比照美國的做法,但是尊重既有承諾與制度心態才是更重要的。如今民進黨政府把年金改革操弄成政治議題,甚至導向社會不公、世代對立,政治算計選票的得失。再看看蔡政府對國道收費員案的處理,軍公教人員會怎麼想?

(作者為國政基金會資深顧問)過濾器 光頭水

(中國時報)

創作者介紹

林紋瑩

angelaway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